Remember the Pain

这篇应该会写得相对简短,因为我翻阅了之前写的三篇类似总结,对其中的结论和其后的真正应对已经非常失望。但我又不能不写——毕竟,直到对一件事的思考落实成文字,我才会放过它,然后带着这些结论向前走。

之前在微信公众号用了《双城记》这个典故,并且借用了它那著名的开头来描述我的三月。事实上2019年至今也是同样的,我经历了这辈子最开心的一个多月,也经历了这辈子最痛的现在,而且对什么时候能走出它没有预期。

更可气的就是在写这篇之前翻阅之前文章的时候,我发现那些结论,最早的在2013年时,我已经心知肚明,然而这次依然在重复。

依然没法放松。依然缺失一些独立人格。依然不会聊天。等等。

现在想来,似乎我之前想到的解决方案是这个:找到一个能让我安心做自己的人(见2017.1.28文章)。事实上这事在2017年确实做到了,但又被我亲手掐断了,因为我到底无法安心接受自己不够喜欢对方这件事。

所以,把希望寄托在这种小概率事件上是不靠谱的。不能指望你深深喜欢的人恰好就是能够悉心包容你的人——没有任何人有这个义务。这件事一定要从自身方向改起,无论如何,至少要好好地把自己展示出来。

这几天想到的一些零碎的方向如下:

  1. 归根结底,放松来源于气场,气场来源于自信,自信来源于对自己满意。如果自己没有做成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人,这些又如何谈起呢?(打算在近期尽快辞职)
  2. 正如我在豆瓣状态提到的,聊天这件事可以看做一项系统工程来改善。如果说在饭桌或者桌游活跃最难的话,那最简单的起步就是和0个人聊——也就是做podcast的讲故事节目。我真的至今都很少在聊天中说连续3分钟以上的话,也完全没有把最近的经历分享给别人的意识,这个项目可以看作是一个契机。(仍在考虑)
  3. 和人交往时所表现出的一定是自己最好状态的子集,所以你能做的只有拓展你的集合广度和深度,不存在「和其他人都聊不来,除了你」这种情况,一定是「和大部分人都能聊聊,但尤其是你」。后者才是合理的恋爱场景,前者叫tmd奇迹。(多和人聊天,多体会不同的生活和话题,留意锻炼分享这项技能)

这些方法看似有点过度反应,但几乎是我能想到唯一治本的办法了,这个远儿是不得不绕的。

虽然我很看不上之前的文字,但此处还是想引用一段(2017年1月):

而要达到这点有几种途径:1.对方很主动(而我不一定喜欢);2.我的智商碾压对方(而我当然不一定喜欢);3.我们交往的时间足够长,长到我用亲身经历确认了上面这点(而我不一定能撑到这个阶段)。

——你看,这个机灵劲儿抖的,是不是把自己未来两年的事儿全都预言了=v=

真的,要记住这个痛感呀。